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highland-crypto官方立场无关

Twitter 的理想化未来:要协议,而非平台?

马斯克是否会沿着杰克·多西预设的道路走下去,或者成为下一个集中垄断的社交网络之王?

采访:泓君,文字:朱婕

来源:硅谷101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这样一句话:

“我们想要飞行的汽车,结果却得到了140个字符。”

我们曾经认为,“钢铁侠”那些上天入地、登上火星的计划,才是真正令人振奋的革命,代表着未来最激动人心的方向。而Twitter是它的反义词。

那时候大家不会想到,马斯克重回互联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私有化推特。他向推特董事会说明收购案时表示,推特是 “全球言论自由的平台”,但是其现有形式无法履行这个 “社会责任”,因而 “需要转变成一个私人公司。”

在马斯克达成收购交易的当天晚上,推特的联合创始人和前任CEO杰克·多西也发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推文,他说:“推特不应该被任何人拥有或者经营,推特应该成为一个协议级的公共产品,而不是一家公司。要解决这个问题,马斯克是我唯一信任的解决方案。”

马斯克是否会沿着杰克·多西预设的道路走下去,或者成为下一个集中垄断的社交网络之王?

杰克·多西赋予了自己什么样的使命,他全情投入的Bluesky是怎样一片新大陆?

Twitter,这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和其生活在这一数字王国的居民,是否能通过协议的方式去超越现有的边界,建立一个新世界?

这期播客录制于4月15日,也是在马斯克刚刚提出私有化邀请的第二天,我们邀请了Mask Network创始人Suji Yan,以一个圈内观察者的角度分享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半个月之后再看,不仅不过时,反而会觉得有更多的观点在印证。

一:圈内人看杰克.多西:不按常理出牌,一心想摆脱推特

 

《硅谷101》:近期旧的互联网世界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但Web 3的世界发展速度非常快,Facebook和推特都做了一些跟web 3相关的转型计划。现在又出现马斯克这么一个人物,对改造推特提出了一系列的设想,今天跟Suji聊一下这个话题,应该还蛮有意思的。

Suji Yan:我自己算是行业里比较早的做Web 3社交有关的去中心化的项目的,也是第一批加入了Bluesky的,也不能说是创始会员,他们没有创始会员这样的设定概念。他们就是搞了一个网站,拉了一个discord群,一群搞开源的、搞区块链的奇奇怪怪的人在里面,杰克·多西和后来成为Bluesky CEO 的Jay Graber也都在里面。

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能理解为什么说如果我是一个传统的投资人,我也会觉得杰克·多西不是一个好的CEO,我肯定会很烦他,恨不得把他开除了。但如果说我是一个Z世代的人,一个对互联网还抱有理想的用户,我还是挺欣赏杰克·多西这个推特创始人的。

另一方面,马斯克已经远离所谓的互联网有一段时间了,搞汽车,搞火箭,然后他突然又回来了,他不光回来,还要参与,他很早就跟杰克·多西有一些公开喊话。所以当我们看到马斯克要私有化推特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惊讶,我更惊讶的是事情发展的速度。今天这次聊天,我也有很多亲身经历和见闻可以分享。

《硅谷101》:你刚才说在Bluesky的社区里,你能大概理解杰克·多西为什么不是一个好的CEO,为什么?

Suji Yan:大家认为一个好的科技公司的CEO,比如像蒂姆·库克,很牛的样子,工资很高,会早晨五点起床还跑步,会冲到一线比如中国的工厂,整个人非常有职业经理人的精神。但杰克·多西不是,他没兴趣他就不见了。

比如大家知道杰克·多西把他发的第一条推文创建了一个NFT。这件事背后是一个叫Cent的项目,是我们投的,他们想把每一条推文都变成NFT,问我能不能找到杰克。我说可能挺难的,从一个正常公司的视角来说,人家是一个公司的高管CEO,你要做的事跟人家公司业务是冲突的,凭什么支持你?

但我还是帮他介绍了,杰克并不难找,但是他不回你消息,或者他不见了,约好之后过两天又不见了,问就是去做瑜伽了。后来他又出现了,正常来说你要见马化腾或者见张小龙张一鸣谈点什么,肯定中间有些流程,要经过一些人。但杰克·多西这回出现之后,就很直接说好,没走任何流程,他可能一秒钟就决定了,直接把自己的推文卖了。

《硅谷101》:杰克·多西身上有太多的不可预见性。大约是2020年的时候,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想把他踢出董事会,最后是银湖资本拿了10亿美元跟Elliott谈判,才保住了杰克·多西在推特的职位。从公允的角度来评判,杰克·多西在执掌推特期间,股价表现并不好。

Suji Yan:Elliott想干掉他的那件事和Bluesky也是有关系的。杰克·多西的罪状不止是禅修和炒币,他作为两个上市公司CEO,每天在推特上根本不讲自己这两家公司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他可能像是一个全职Web 3投资人或传教士。他后来把自己推特上的简介都改了,全删了,只有一句话:“Bitcoin”。

他在Bluesky讲任何东西都说“不要跟我提推特”,股东听了肯定就崩溃了。他还承诺推动推特拿资金给Bluesky。后来你可以看见Bluesky做事很慢,活动少了很多,主要原因就是经费没有下来,杰克的控制权和话语权由于Elliott进来都被削弱了,没有从推特拿到很多资金带入Bluesky。

 

二:社交媒体的协议化: 草根儿 Bluesky 与华丽的 Facebook Libra

 

《硅谷101》:简单介绍一下Bluesky,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它想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的协议。推特是一家公司,Bluesky它可能是一个独立的组织。

Suji Yan:Bluesky成立是2019年的年底。因为推特的logo是一只蓝色的鸟,杰克就觉得小鸟要飞向蓝天。

他很多事情也做得非常有象征意义,比如说他给Bluesky创建了一个推特账号,发的第一条推文是“lo”两个字母,这是一个很geek的梗,因为1969年互联网历史上第一条信息就是“lo”,操作员想打“log in”,但是打了第二个字母就断网了。

杰克·多西没有把它做成一个商业公司,而是做成了PBLLC,类似行业协会、NGO的形式。Bluesky建立之初给人的感觉可能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是不好的意思,就是非常奇怪。比如Bluesky没有CEO这个职位的,当时只有管理者或者社区负责人,是一个叫Jay Graber的女生,也是我的朋友,她的职场经历也不传统,是从Zcash出来的,也是一个匿名币。

同一时间Facebook搞的Libra,上来就高举高打,成员是从Visa、Uber过来的职业经理人。我跟Jay第二次见面是在斯坦福的一个会上,去的时候还挺开心的,打算去学习一下,进去一看感觉不太对,墙上贴着巨大的Libra LOGO的海报。

《硅谷101》:Facebook花钱赞助了。

Suji Yan:对,行事风格完全不一样。Facebook要找最厉害的职业经理人,要去最好的学校、去斯坦福搞赞助,把整个楼包来办会。相比之下,那个时候Bluesky感觉就像个游击队,一群穿着人字拖和T恤人在玩游戏在discord群里面炒币,每天聊些很奇怪的东西,很搞笑,也不会搞什么赞助因为根本没有预算,这个对比很有意思。

《硅谷101》:这两个事情的结局也很有意思。Facebook前一段时间刚好把Libra的项目解散了。Bluesky一直都还在,但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也是被业界诟病的,就像刚刚说的,可能也遇到过推特董事会的一些阻碍。我很好奇为什么杰克·多西会提出Bluesky的设想,他已经有推特了,他自己的理念是什么样的?

Suji Yan:推特的初心是去中心化的,他们四个创始人最开始是想做一个播客孵化器,而播客是基于RSS,RSS是第一代的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分发技术,所以推特跟那个时代的去中心化技术的交流是很深的。很多大的创新,比如hashtag、比如下拉刷新,都不是这家公司,而这个社区率先推出来的,第三方客户端曾经也是很好的创业方向。

直到杰克·多西第一次被干掉,当时换了好几任管理层,做了很多收紧,我们看到第三方客户端全都关掉了,还做了很多完全闭源、不再开放的事情。

至此,只能说创始人自己还存有去中心化的理念,这家公司已经和这些没有关系了,你已经看不到推特和社区还有什么交流,从中汲取什么想法,只看到它抄Clubhouse做Twitter Space,这个都是公开的历史。杰克作为年轻的创业者要让股东满意,要被迫做这些事情。推特这个公司市值三四百亿,但去年的年利润是3亿美元,其实是很惨的。

《硅谷101》:我特意做了比较,今天Facebook的市值是5700亿美元,推特的市值是344亿美元,16倍差距。同样是社交媒体,为什么推特市值一直都在很低迷的状态?

Suji Yan:公司这种组织是要求集权的,它的源头是公司的治理财报要好看,这和所谓的民主、开放、自由的互联网是相反的。抄袭也好,明抢也好,是很直接的。公司的楷模是Facebook,想当年收购Instagram,那两个创始人不听我话就干掉。

《硅谷101》:这个故事我听过另一个版本。当时杰克·多西也是想收购Instagram的,据说他开了一个比扎克伯格更高的价格。而且杰克跟Ins的创始人本身就认识。Ins早期发展的时候,杰克就在Ins上不停地发ins来支持。当杰克听到Ins接受了Facebook的offer的时候,气得把自己账号直接关掉了。

Suji Yan:Ins选择Facebook可能真的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我是一个年轻的CEO我一看推特那帮人每天做瑜伽,Facebook那帮人都好厉害,好多秘密的技术和先进的算法,可以让更多的人使用上我的产品好棒棒,我可能也会以比较低的价格出售。

但另一方面来说,我是96年的,比很多的创业者年纪小,我看他们会觉得他们极少会从社会层面去想问题:当你拥有一个很高效的机器和一个很无情的算法的时候,它能够带来高效的增长,但到了某一个拐点之后,它作为社交网络的分发者,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它带来的就是传统价值观的毁灭,这是一体两面的。

 

三:影响杰克.多西的价值观: 要协议,不要平台

 

Suji Yan:从公司的角度来看,推特可能是一个失败者,但如果我们从协议的角度来看,Facebook也没什么牛的,它和推特、今日头条、腾讯、阿里全都是失败者。比特币基金会和以太坊基金会,就几个人,历史也很短。大家可能觉得比特币更多是一个资产属性的东西,但以太坊是有大量开发者在的,它的分散程度比推特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太坊2015年问世,现在已经市值3000亿美元了,它真正想明白了要做协议,而不是平台。

我觉得杰克·多西和他的那批老股东们,夹在那一个时代的转型里是很痛苦的。他心里要的是一个能够流芳百世,突破商业与非商业界限,突破民族国家界限的一个协议,但是他被迫在那个时代下选择创建了一家公司,做了一个平台,那么平台跟公司的考察标准就是盈利模式。

《硅谷101》:马斯克看到这一点了没有?马斯克想要的是协议,还是平台?

Suji Yan:马斯克离开互联网有一段时间了,他上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Paypal,他身边玩的最多的其实就两个人,杰克·多西和Cathie Wood,他们三个还攒了一个会叫“B world”。开完会之后就看到他就买币了,买完之后还在那边社区互动,挺逗的。我相信他肯定和杰克·多西有很强的理想共鸣。

《硅谷101》:之前有一种说法是马斯克收购是为了帮杰克·多西重返推特, 你怎么看?

Suji Yan:首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杰克·多西会裸辞,离开推特的董事会。马斯克这个时间点去买推特,我相信肯定是跟杰克裸辞这个事情有点关系的,在这个时候去支持他。至于他们之间有没有交流,这就我不知道了。

《硅谷101》:裸辞的消息是哪里放出来的?

Suji Yan:杰克自己说的。去年他宣布辞职的时候,他就在推特上发了一封公开信,说他在任期内还将待在董事会,然后leave everything。任期就是到今年5月。

《硅谷101》:卸任 CEO ,又要辞去董事会的所有职务,这种情况下Bluesky还能推进吗?

Suji Yan:他现在加入了Bluesky的董事会。Bluesky现在是PBLLC,一种类似但也不是完全是非营利组织,不是完全追求利润的一个公司。Jay Graber正式升任CEO,并且有了第一批的雇员,很多奇奇怪怪的开源圈出来的人跳过去上班了,钱也到位了,钱怎么到位的?我怀疑是杰克·多西给的。

《硅谷101》:所以现在Bluesky和推特应该是没什么关系?

Suji Yan:我们上一次聊的时候是Bluesky还是希望能从推特拿到投资,但如果推特这边卡着不给钱,就自己出钱。他已经开始去招很多研究员跟程序员,还是会坚持原来的想法,做协议,而不是平台。

《硅谷101》:他想做一个怎样的协议呢?社交网络之间可以互相打通的吗?

Suji Yan:在我们最早信仰这个理念的人看来,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中世纪的社会,我们都是数字劳动者。我在Facebook上的资产是不能带走的,就像在中世纪我从一个城邦到另外一个城邦,我只能净身出户,我的数据是要留在那边的。每一个农奴制城邦里都有一个王,比如说扎克伯格就是Facebook的国王。如果开放起来,类似自由市场、早期资本主义的一个状态,我的帖子可能是NFT,可能是稳定币,我可以带走。

建议大家去看看《Protocols, Not Platforms》这篇文章,它并不是一个技术或商业文章,而是一个技术加政治哲学的文章,它的传播渠道也不是传统的科技媒体,最早是两个基金会在一个小圈子里传播起来的。

Protocols, Not Platforms: A Technological Approach to Free Speech

在互联网已经很中心化的今天,这是一个很多人梦寐以求想要实现的东西。大家都觉得要做协议,协议至少给你自由的可能性,做平台又陷入到了一个维权花园式的旧的话语体系里面,做到很大又有什么意思呢。

 

四:Reddit 创始人亚伦.斯沃茨 一个互联网殉道者留下的思想冲击

 

《硅谷101》:之前你给我推荐了一部纪录片《互联网之子》,我还蛮受震撼的,讲的是Reddit创始人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怎么样一步一步被政府逼死的故事。用“Reddit创始人”来形容他我觉得是狭隘的,他真的是一个天才,在促进版权和信息公开上做了非常多的贡献,可以真的说是改变世界的人。他也用他的死去改变了某些非常荒谬的关于互联网的法律。你觉得像亚伦·斯沃茨的死对杰克·多西等人会有什么价值观上的的影响?

Suji Yan:他的死带来了一种冲击。亚伦·斯沃茨在 RSS 这个协议里面做了很多的贡献,是核心的发明人之一,播客跟RSS是密不可分的。

《硅谷101》:我们的播客现在都是用RSS分发。

Suji Yan:播客是一个很少见的例子,当时RSS有几个支持者,包括Google站台RSS,做了最早最大的阅读器Google reader,是做文字和社交的分发。但是大家陆续跳船了,因为受不了社交网络的冲击,人家中心化,就是效率更高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作为一个公司来说拥有更多的资产,你打不过的。所以当Google决定做Google Plus,去效仿Facebook的时候,大哥就已经叛变了。

RSS在音频领域活下来是个意外,大家可能觉得做音频都是一堆文艺青年,没钱可赚,所以一直没有人去搞这块领域。后来反而是苹果的Podcast是支持RSS的。还有另一家公司SoundCloud,和杰克·多西关系也很好,很多独立音乐人和独立媒体人都把东西存在SoundCloud上,也是基于RSS协议的,所以RSS活下来了。到今天RSS的发明人已经自杀去世了,后续维护可能也没有那么勤快,但它还活着,我们看到协议是很robust,很坚强的,它的价值观是穿透国家的。

我相信在亚伦・斯沃茨自杀前,大家也知道RSS能活很多年,不管在文字的小众领域还是在音频领域。但是大家没有想到亚伦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世界,很刚硬地告诉世界:我是对的你们是错的。他的死很震撼当年从那个领域出来的人,2014年之后,很多人的心态都变了。《互联网之子》这部纪录片是推特的一个天使投资人赞助的,在西南偏南上第一次放映。大家可能记得很多产品包括推特都是在西南偏南音乐节上发布的,但后来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也已经腐败堕落,变得很商业化了。

所以这个电影的放映很有象征意义,推特背后的这些天使投资人会想到当年和杰克·多西一起搞过播客,搞到后来突然就赚钱了,但是当年搞RSS的那个小朋友比我们年轻很多他已经死了,成为了互联网第一个殉道者,而我们活了那么多年在干什么?所以接下来看到新的东西,就要去喊“我要去试”,我要忘记我是一个CEO或我是一个投资人等等这些和互联网没有关系的东西。所以后面不管是把自己的社交简介改成“比特币”,还是很痛快地卖了一条NFT,还是资助一堆开源的协议层,都是这个故事的延伸。

《硅谷101》:我在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看到亚伦一些过往的影像,我真的觉得他的眼神是特别的干净的。

Suji Yan:亚伦留下了很多思考性的技术哲学型的东西。杰克·多西也在推特上说过自己感到后悔,说自己是互联网罪恶结果的一部分。

《硅谷101》:对,我记得当时推特他引发很大的争议。记得外界质疑杰克·多西直接把特朗普的账号给封禁了的时候,他说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但是也非常危险,虽然商业公司的审核和政府的审核不一样,但其实那种感觉是非常相同的。

 

五:选择:进入新世界,还是转化旧世界

 

《硅谷101》:我们今天聊天是在 4 月 15 号,我看推特的董事会也是酝酿了一个毒丸计划来反对收购,所以马斯克到底有多大几率可以把推特给私有化下来,期待看到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Suji Yan:推特这样走下去只会让世界走向反乌托邦。推特私有化之后无论如何发展,它都会比现在好,比现在更给人以希望。当然我们可能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马斯克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哲学家之王,那他的未来统治怎么办?希望有更去中心化的方案,避免遇到这个问题。

《硅谷101》:为什么你会觉得如果推特这样发展下去,它会离大家理想化的社交平台越来越远,我们还有Bluesky,有Mirror,有Mask Network。

Suji Yan:我很现实地说,以太坊上的各种项目,包括点对点的社交网络如Mastodon长毛象,并没有形成迁移效应,大部分人从Web2.0进入新世界是很难的。

很多推特早期用户,他就是推特这个数字社会的公民,为什么要让他们移民?他为什么要离开而不是改造这个自己的数字国家?假设我们身处大革命前的数字法国,现在有两种方案,一个是我们都去新大陆,去Mirror发博客,去IPFS、Arweave上做东西,这是一个方案,只管好新大陆的事情,旧大陆的人不过来就随它去了。另一个方案是给你开源的方法、密码学的方法,一起去试错,这才是叫醒大部分人的方案。

《硅谷101》:未来的互联网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Suji Yan:这几天很多人在推两本书,《主权个人》(The Sovereign Individual)和《密码朋克》(Cypherpunks),已经有官方中文翻译了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我们今天在新型的数字反乌托邦的边界上,甚至在这个边界下滑已经开始了很多年了。有了新的技术,这时候更重要是启蒙这一些数字公民,可能会有一两个马斯克这样的人帮你把推特私有化,但最终的选择权是在用户手上的。

未来的互联网能够更协议化,我们看到协议化是说它超越了已有的人类的技术结构、超越了商业公司建立的一个新世界。

《硅谷101》:这就是互联网诞生的时候它想创造的世界,只是没想到走成了一个平台跟垄断的世界。我记得之前像李阳在《橙皮书》的那篇文章中写到,推特是2006年建立的,比特币的论文是在2008年发表的,如果杰克·多西是在比特币的论文出现之后来创建推特,他可能会走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他肯定也想到过这种开源的架构,只不过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很多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没有办法。

Suji Yan:前几天杰克·多西发了一条推文,他说“很多互联网上古时代的东西都很美好。中心化的发现机制跟用户身份机制,并且公司控制这些机制,确是伤害了这样的一个互联网,我是应该部分被责怪的人,我为此感到后悔”。我觉得今天所有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应该去想这句话,不管你是阿里、腾讯、头条还是Facebook,你不要再把头埋在沙子里了,已经有人为这个事情殉道了,未来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

原创文章,作者:ChainCatcher 链捕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ighland-crypto.com/314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