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highland-crypto官方立场无关

跑步就能赚钱,是数字游戏还是庞氏骗局?

“第一天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超级马里奥。”新媒体从业者艾淇告诉南方周末,“拿着手机每走一段路后能获得代币奖励,代币增加时还有相应的音效,感觉自己就像一台被算法奴役的矿机,运行着挖矿。”

这个游戏名为StepN,是一款区块链游戏,主打“move to earn”——靠运动获取收益,又被称作“跑赚”。玩家购买项目方发售的NFT(非同质化代币,铸造到区块链上的图片、音乐、视频等内容)运动鞋后,每天可以通过户外步行、慢跑或者跑步来赚取数字代币。

这种虚拟鞋的价格远高于实体运动鞋,高峰期最便宜的鞋款也需要8000元人民币一双,但运动一个月的收益就能够覆盖成本,投资回报比相对较高,且回报方式简单,只需要运动起来就能赚钱。项目于2021年年底开放,目前注册仍需邀请码。根据官网数据,截至2022年7月4日,StepN用户运动总里程超过6770万公里,燃烧卡路里超过453万kcal。

跑步就能赚钱,是数字游戏还是庞氏骗局?

StepN用户及总运动数据(截至2022年7月4日)。 (资料图 / 图)

1“入坑”Web3.0

“跑步赚钱”游戏属于“Web 3.0项目”。
 

2021年12月9日,美国众议院听证会,共和党众议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表示,加密货币对未来的影响可能比互联网还大,因此需要“确保Web 3.0革命发生在美国”。Web3.0,一个尚未到来就被讨论得火热的概念,意在推翻Web2.0时代巨头平台的掌控,建立起“去中心化”的、“人人都能真正掌握”的互联网。

目前对Web3.0的讨论更多集中在区块链世界——从2008年第一个创世型项目比特币的诞生开始,区块链技术就成了“去中心化”的代名词。有十多年从业经验的健身教练辛柯尧对于Web3.0的了解最初也来自比特币。辛柯尧是从指导的健身客户口中听说比特币的,当时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只有几百元人民币,他觉得这东西看起来“是个典型的庞氏骗局”,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往里投入全副身家。

诞生之初,比特币更像是专属于密码朋克人群的亚文化,圈外人很难将一串代码与货币联系在一起。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最高超过了7万美元,区块链项目也日新月异,不但出现了各种新的数字金融项目,更出现了以NFT为基础的收藏品和区块链游戏。有健身客户给辛柯尧介绍过一些NFT项目,比如地板价从0.08ETH(一种数字货币,最高价格超过4600美元/枚)到89ETH,涨了上千倍的“无聊猿”。这个系列由一万张不同的猿猴图片组成,NBA冠军斯蒂芬·库里、巴西球星内马尔、音乐人周杰伦等都是项目持有者。在辛柯尧看来,无聊猿等NFT项目没有直接价值,项目自带的社交属性对于自己也没有太大意义,“我都觉得自己用不到、接受不了”。

和辛柯尧类似,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汪闻照也很早就了解区块链世界。他曾经在2014年花几千元买过一个比特币,后来由于加密钱包的密钥(一串随机字母数字,用于证明钱包所有权)丢失,就没再加入。作为产品经理的汪闻照从三年前开始关注Web3.0项目,但一直有种“金融游戏”“大家都在炒币”的感觉,他在等“真正让自己眼前一亮的项目”。

StepN成为了两人的Web3.0入口。辛柯尧在2022年3月听健身客户介绍,被“跑步就能赚钱”这个简单的概念吸引,这件事他能够理解和认可,“至少真正做到了线下监督人们锻炼”。加上和介绍人关系很好,辛柯尧开始主动了解“跑赚”,并在六天后入手了第一双虚拟鞋。购买虚拟鞋前,辛柯尧是个连加密数字钱包都不知道怎么设置的人,钱包和软件里的英文单词也不怎么看得懂,还是在介绍人的帮助下才完成购买。

辛柯尧跑赚了一个月后,汪闻照从朋友那里听到这个项目。当时的汪闻照刚因为无法坚持运动取消续订了某健身应用的线上会员。取消之前他买过两年会员,花了七百多元,却一共只运动了三个月,而且是“间断运动”。

花了半天大概了解项目后,汪闻照觉得它比之前的Web3.0游戏项目更吸引人,不需要学习新的游戏世界观,只要挑个适合自己速度的鞋去走路或者跑步。

于是,仍旧想让自己运动起来的汪闻照买下了第一双虚拟跑鞋。

2“不跑也得逼着自己跑。”

买下第一双鞋后,辛柯尧迅速开启了跑赚。按照游戏规定,每双鞋子每天有一定的能量,能量决定拥有者能够用虚拟鞋跑赚的时间,能量用完后,即使拿虚拟鞋跑步也不生成代币。辛柯尧买的那双鞋一天能跑赚十分钟,后来他又买了两双新鞋,增加每天的跑步时间与收益。接受采访时,辛柯尧每天需要跑五十分钟,大概还有一个多月能够跑回本金:“有时候晚上12点才开始跑,下雨也不能停,不跑也得逼着自己跑。”

汪闻照最开始买的也是一双虚拟跑鞋,跑步时必须保持每小时8-20公里的速度才能获得收益。跑了一次,汪闻照的腿就不行了,第二天一走路就痛,膝盖也不怎么能动。于是他换了一双配速要求为每小时4-10公里的慢跑鞋,并给自己买了一对护膝,戴着护膝开始“走赚”。

第一个星期里,汪闻照仔细研究了项目方和项目本身的金融模式,得出一个月回本不困难,且项目在一个月内也不会崩盘的结论。汪闻照买了能让自己每天走一小时左右的鞋子,并制作了一个记录每天收益的表格。

最初,汪闻照经常会觉得头蒙蒙的,身体状态不好,不想也不适合出门运动。但是每次打开App看到自己的能量条满了就“有点强迫症”,拖着自己下楼走走。后来他发现,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如果能出去走走跑跑,精神状态会变好:“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要去走一走,让自己快乐一下,像做个按摩一样。”

除去鞋子的买卖和走路跑步,用户还可以选择已有的任意两双鞋子组合“生”鞋盒,鞋盒里有一定概率能开出稀有度不同的鞋子,每双鞋能“生”七次。开鞋盒与开盲盒的体验类似,但开出来的鞋子会直接影响后续收益。

跑步就能赚钱,是数字游戏还是庞氏骗局?

两双鞋组合“生”出鞋盒(左),开鞋盒得到新鞋(右)。 (资料图 / 图)

接受采访的跑/走赚用户们基本都会和身边朋友交流开盲盒的经验。艾淇每次开盲盒前会把自己养的猫抱起来,搓一搓它的两只爪子,用猫的爪子来开鞋盒,“比我自己开出来的好很多”,网上也有很多人在开盲盒的时候放《绿光》《蓝精灵》等背景音乐,以祈求能够开出罕见的绿鞋和稀有的蓝鞋。

“生”鞋后,汪闻照的鞋出现了富余,不能再给自己增加走赚时间。他想起了因为抑郁而待在老家的堂弟。堂弟原来是一名厨师,出现精神问题后被辞退,回家治疗了五年一直没有比较大的好转。汪闻照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把自己富余的鞋转送到这个账号上,联系堂弟出去跑。

高中时期拿过学校长跑冠军的堂弟接受了这个建议。第二天,汪闻照语音指导堂弟完成了第一次跑赚。跑完之后,很久没运动的堂弟告诉汪闻照自己还挺累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不过能坚持”。

一段时间后,堂弟开始主动给汪闻照发消息,把跑步路上的风景、跑赚的收获分享给汪闻照,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再后来,堂弟拿着一双每天只能跑赚10分钟的鞋跑了整整50分钟,汪闻照提醒他一天只有前10分钟有收益,堂弟回复:“哥,我知道,谢谢你,是我自己想跑的。”

跑步就能赚钱,是数字游戏还是庞氏骗局?

堂弟给汪闻照分享的跑步路上的海景。 (受访者供图 / 图)

3“这是不是庞氏骗局”

25岁的Gino靠StepN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生活在澳洲的她2021年开始接触加密货币,抱着“金融骗局赚一波就走”的心态买了韭菜币,但在上面亏了钱:“投的不多,没了就当去澳门玩了。我比较喜欢去试,错了也没关系。”

这之后,Gino因为从小喜欢的艺术家藤原浩而知道并入手了第一个NFT,但这个项目,包括Gino后来入手的杰伦熊(NFT图片项目Phanta Bear)都没有为Gino带来什么收益:“NFT其实99%都是韭菜,只有前1%的项目有人在不停炒,但是又很贵。”

2022年2月,在一个亏本的NFT项目群里,Gino第一次听说了StepN。她同样被锻炼的理念吸引,购买了三双鞋入场,开始了走赚。入场以来,Gino隔段时间就会再次投资买新鞋,并给身边的人买,最多的时候在不同账号上拥有55双虚拟鞋。

为了使赚钱效率最大化,每双新鞋买来后都需要先升级。按照规定,鞋子每升一级需要等几个小时才能升下一级,而“为了抓紧项目周期挣钱,榨干它的每一滴油水,就要无缝衔接地升级”。为了无缝衔接,Gino会设置很多深夜的闹钟,闹钟响后“迷迷糊糊地拿着手机点一下就晕过去”。这样的场景一个晚上可能会重复两三次。

鞋子数量稳定后,Gino自己使用的账号上每天需要走一个小时四十分钟,2月底到5月中旬,软件记录的里程数累计达到600公里:“我是一个从小就三分钟热度的人,一本书都很难看完,但是当我回头看自己走出的路程居然已经能从四川走到重庆,还是有成就感。”在这个过程中,Gino磨出过水泡,摔过不知多少次跤,也在很多暴雨天披着雨衣走在路上。

跑步就能赚钱,是数字游戏还是庞氏骗局?

Gino的StepN走路记录。 (受访者供图 / 图)

35岁的互联网工作者Lu也是一名风雨无阻的虚拟鞋运动者,2022年3月初购买了第一双虚拟跑鞋后,固定每天早起跑步。使用虚拟鞋之前,Lu本身就有一年多的户外跑习惯,每周会跑三到四次,就连下雪天也不例外——他说雪后其实地面根本不滑,只是需要费劲把脚拔出来。

参与到该虚拟鞋项目的很多人都会像Lu一样自发向身边人分享,不少人听了都会问“这是不是庞氏骗局”。辛柯尧自认为还没有完全明白区块链逻辑和经济形势,也在5月份见证了拥有权威机构背书的区块链项目Luna的崩盘:在两天内蒸发了400亿美元的市值,币价从超过一百美元跌到不及万分之一美元。他表示:“如果项目方真的卷盘跑,我就把自己养成的锻炼习惯当风险对冲了,毕竟每天跑十公里,一个月瘦了二十斤。”

 “在主打去中心化的Web3.0中,每个人都相当于在风投,就看能不能在泡沫中把钱赚了,以及这个企业会成长到什么样,是否能创造出外部价值。” 作为金融从业人员,汪闻照这样概括自己和朋友的讨论结果。

项目联合创始人Yawn Rong在一次访谈中也说道:“庞氏本身是不产生价值的,但如果你有一个NFT市场,项目有资金进入,完全可以用挣的资金去补贴你的用户,比如一年我赚一个亿,拿出5000万来补用户。如果我没有这个市场,就没有东西可以补,就会陷入庞氏问题,因为这个时候才是前面进的人赚后面人的钱。”

2022年5月的一个工作日,Gino和往常一样开车上班。在路上,她突然得知数字货币Luna爆雷狂跌、可能会带垮整个市场的噩耗,群内所有的大佬都看空。看到消息的瞬间,Gino把车停在马路边,掏出自己的八台手机,开始疯狂地卖鞋子和App里还没变现的代币,抛了一半。

“当时大家都很恐慌,我连班都不想上了,甚至产生了辞职的想法。”Gino告诉南方周末,自己一周的工资都没有在StepN里面走一天路挣的钱多,如今后者大跌,也还没降到自己入场时的数额。

大跌风波过去后,Gino继续每天走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路,用剩下的鞋继续“生”新鞋,拥有的鞋子数量又达到了54双。

大跌后,汪闻照堂弟觉得虽然赚得少,跑步还是很舒服的,所以仍在坚持跑步。汪闻照告诉南方周末:“可能没有钱的原动力他不会跑出去,可能这个事情的意义也不在于项目的价值,但是它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身上了。”

原创文章,作者:CoinVoic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ighland-crypto.com/50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